首頁 資訊 關注 頭條 財經 汽車 房產 圖片 視頻 全國

理財

旗下欄目: 股票 理財 民生 銀行

四川遂寧女老板何能操縱司法詐騙機場巨額工程項目款?

來源:農村日報 責任編輯:莎莎 人氣: 發布時間:2019-10-23
摘要:農村日報(王峰 張梓琪)報道:據重慶長坪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遂寧機場苑D區(二期)保障性住房建設項目(一標段)工程項目負責人陳勇反映,四川省遂寧市機場苑D區(二期)保障性住房建設項目(一標段)工程中,遭遇四川科力勞務開發有限公司利用女老板謝薇其強
農村日報(王峰 張梓琪)報道:據重慶長坪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遂寧機場苑D區(二期)保障性住房建設項目(一標段)工程項目負責人陳勇反映,四川省遂寧市機場苑D區(二期)保障性住房建設項目(一標段)工程中,遭遇四川科力勞務開發有限公司利用女老板謝薇其強大的政治背景和家族勢力,勾結當地法院等有關部門,操縱司法,惡意制造虛假訴訟,詐騙巨額工程項目款,法院公然支持枉法判案,從而導致國家機場項目、守法企業和守法公民蒙受重大經濟損失,嚴重擾亂了當地建筑市場和經濟秩序,破壞了當地法治環境和社會公信力!為此,該項目負責人實名舉報,望社會各界能識別四川遂寧這位女騙子的嘴臉,望監察部門能聲張正義嚴懲司法腐敗,為國家機場項目挽回損失。   

 事情經過

2013年3月13日,重慶長坪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簡稱長坪公司)與遂寧市富源實業有限公司(簡稱富源公司)簽訂《施工合同》,富源公司將機場苑D區(二期)保障性住房建設項目(一標段)工程(簡稱工程)發包給長坪公司總承包。2013年2月26日,席平安、王兵、袁明春、劉登前等人合伙,掛靠科力公司,以科力公司名義與長坪公司項目部簽訂《建筑勞務合同》,承包機場苑D區二期一標段勞務工程。2013年3月29日,王兵和袁明春合伙,以王兵名義與科力公司簽訂《勞務、班組人工工資合同》,承包該工程勞務施工。其后,王兵、袁明春分別和電工班組高明、木工班組樊朝兵(謝維)、外墻漆班組梁崇林、鋼筋班組王德輝、防水班組田輝、泥工班組張青等簽訂《勞務、班組人工工資合同》,將勞務工程分包給以上班組。

該案屬層層轉包的源頭性欠薪案件,高明、謝維、梁崇林(王兵女婿)等上百農民工不斷到政府部門、富源公司鬧訪。為了維穩,重慶長坪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遂寧機場苑D區(二期)保障性住房建設項目(一標段)工程項目負責人陳勇,不得已個人墊付了347.2萬元勞務費。在本案墊付給王兵、謝維、高明、梁崇林(王兵女婿)等人的勞務費領款單中,均明確注明有:“今借到機場苑D區一標段陳勇處勞務工資、在結算工資時扣除”字據。然而,四川科力勞務開發有限公司卻對重慶長坪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項目負責人陳勇直接墊付給王兵等的347.2萬元勞務費不認賬,相反對重慶長坪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提起訴訟。出奇的是,在科力公司起訴長坪公司勞務合同糾紛一案審理中,遂寧市船山區人民法院將該部分事實認定為另行處理《見船山區人民法院。直接導致的后果是,該判決令長坪公司向科力公司再次支付已付的勞務費347.2萬元和逾期付款違約金204萬元,已給長坪公司造成直接經濟損失672萬元(法院已強制執行),間接損失不可估量,損失金額特別巨大。
    
多方勾結,虛假訴訟,詐騙巨額機場工程項目款

2018年12月20日,長坪公司為了討回墊付的347.2萬元和已支付的逾期付款違約金204萬元,在遂寧市船山區人民法院對王兵、袁明春、謝維、高明、梁崇林、科力公司提起訴訟,要求科力公司、王兵、謝維、高明、梁崇林返還墊付的勞務費和已支付的違約金。但是,詭異的是,同一類型的兩個案件,同一法院竟判決出截然相反的結果——遂寧市船山區人民法院僅支持了長坪公司在謝維案的訴求,卻駁回了在王兵案、高明案、梁崇林案的訴求。特別是在296號案對墊付給王兵、袁明春的312萬元勞務費審理中,該案判決認定事實不清,認定事實嚴重錯誤,嚴重偏離實際,沒有以事實為根據,依法公正地審理案件,嚴重侵害了長坪公司的合法權益。其實,這是一起由科力公司、席平安、王兵、袁明春等多方勾結,早有預謀的典型虛假訴訟和詐騙案件。

(一)關于涉嫌虛假訴訟罪的相關事實和法律依據。被控告人席平安、王兵、袁明春合伙掛靠科力公司,承包機場苑D區二期一標段勞務工程,在長坪公司已支付清勞務費347.2萬元的情況下,但被控告人科力公司、席平安、王兵、袁明春卻隱瞞已付清勞務費的相關事實,于2017年2月6日在遂寧市船山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長坪公司再次支付已付的347.2萬元勞務費和逾期付款損失204萬元,并于2018年2月已通過法院強制執行扣去672萬元。被控告人科力公司、席平安、王兵、袁明春隱瞞已付清347.2萬元勞務費的相關事實如下:

1、隱瞞王兵收到286萬元勞務費的事實。

被控告人科力公司在2014年11月13日《復工協議會議紀要記錄》第五條(1)項中,明確確認收到長坪公司已付勞務工資616.34萬元,包含:(1)長坪公司直接付給科力公司的330.34萬元(分別為2013年10月18日1323400元、2013年11月19日480000元、2014年4月28日500000元、2014年5月23日1000000元,詳見船山區法院(2017)川0903民初469號民事判決書第7頁);(2)長坪公司由于民工上訪且科力公司席平安口頭同意而付給勞務實際承包方王兵的286萬元(分別為2013年12月23日200000元、2014年1月27日2400000元、2014年3月12日30000元、2014年3月29日300000元、2014年4月10日100000元、2014年4月22日100000元,詳見證據)。由于該《復工協議會議紀要記錄》是手寫,且較為模糊,故法院法官、長坪公司均未發現科力公司已確認王兵收到該286萬元勞務費的事實,但作為出具、手寫該《復工協議會議紀要記錄》的科力公司是明知的,卻隱瞞該勞務費已付的事實,另行向法院起訴,謊稱未收到該286萬元勞務費。離奇的是法院判定長坪公司付科力公司損失時,法院依據的是《復工協議會議紀要記錄》,明顯的存在嚴重不公平、不公正。

2、隱瞞應向木工班組謝維支付10萬元勞務費的事實。

謝維是科力公司、王兵在機場苑D區二期一標段勞務工程的木工班組。由于拖欠工資,謝維等民工在上訪鬧事,長坪公司在政府相關部門協調下,于2016年2月6日向謝維墊支工資10萬元,并說明在謝維與科力公司決算時扣除。但科力公司卻謊稱已付清謝維工資,與事實不符,如2015年11月18日《樊朝兵木工組結算單》表明,其中,科力公司應代付謝維人工工資21萬元,至今還有10多萬未付。可見,科力公司隱瞞還應付謝維工資10多萬元的事實(見證據),也向法院起訴,要求長坪公司再付該10萬元。

3、隱瞞應向漆工班組梁崇林(王兵女婿)應付25萬元勞務費的事實。

梁崇林是科力公司、王兵在機場苑D區二期一標段勞務工程的漆工班組。由于拖欠工資,梁崇林等民工在上訪鬧事,長坪公司在政府相關部門協調下,分別于2015年10月30日、2015年11月24日向梁崇林墊支工資10萬元和15萬元,并說明在梁崇林與科力公司決算時扣除。但科力公司卻謊稱已付清梁崇林工資,與事實不符,如2017年1月梁崇林《工資表》表明,其中,科力公司還應付梁崇林人工工資20多萬元。可見,科力公司隱瞞還應付梁崇林工資20多萬元的事實(見證據),也向法院起訴,要求長坪公司再次支付。

4、隱瞞應向水電班組高明應付10.2萬元勞務費的事實。

高明是科力公司、王兵在機場苑D區二期一標段勞務工程的水電班組。由于拖欠工資,高明等民工在上訪鬧事,長坪公司在政府相關部門協調下,分別于2015年11月11日到2017年1月25日向高明墊支工資10.2萬元,并說明在高明與科力公司決算時扣除。但科力公司卻謊稱已付清高明工資,與事實不符,如2017年1月高明《工資表》表明,其中,科力公司還應付高明人工工資15萬元。可見,科力公司隱瞞還應付高明工資10.2萬元的事實(見證據),也向法院起訴,要求長坪公司再次支付。
綜上,從現有證據表明,被控告人科力公司、席平安、王兵、袁明春隱瞞長坪公司已付清347.2萬元勞務費的相關事實,而向法院起訴要求長坪公司再次支付并已通過法院強制執行,其行為已涉嫌虛假訴訟罪。
 
(二)關于被控告人席平安、王兵、袁明春等涉嫌詐騙罪的相關事實。被控告人席平安、王兵、袁明春等合伙采取虛構事實,編造假證據等手段,以科力公司名義起訴長坪公司,騙取長坪公司再次支付勞務費347.2萬元,從而達到非法占有的目的。席平安、王兵、袁明春合伙虛構的事實主要如下:

1、虛構領款資金用途,掩蓋資金去向。工程施工期間,被控告人王兵和被控告人袁明春以春節支付拖欠工資等理由,于2014年1月27日在控告人工程負責人陳勇處以領款單形式支取勞務費240萬元,其他時間也以發放勞務工資為由借支勞務費72萬元,共直接向控告人領取勞務費312萬元(詳見證據),其領取用途在領款單、借條、領條上都明確注明為發放工程勞務款。特別是,王兵的分包班組高明、田輝、王德輝等都證明,王兵于2014年1月27日在陳勇處領取240萬元勞務費后,當即向他們支付了相應的勞務費。

但是,在科力公司訴長坪公司勞務合同糾紛一案中,王兵、袁明春卻給科力公司出具虛假證據《關于王兵(身份證:510902196805240570)和袁明春在陳勇處借支的明細賬單》(詳見證據),明確說明以上款項與工程無關,不是用于支付勞務工程款,而是個人借支。這明顯是虛構領款資金用途,掩蓋資金去向,與事實不符。

2、虛構工程金額和領款金額。王兵、袁明春、張先義等人合伙,從席平安處轉包機場苑D區二期一標段勞務工程,承包單價為263元/平方米,總價款近1500萬元,且席平安已向王兵支付勞務款1200多萬元(見證據)。

但是,在科力公司訴長坪公司勞務合同糾紛一案中,王兵卻給科力公司出具虛假證據《四川科力勞務開發有限公司機場苑D區二期一標段王兵勞務人工工資結算清單》(見證據),說明其勞務款只有3178355元,已領2818500元,尚未領359855元。這些都是虛構的,只是隨意選取了部分金額,與王兵承包合同工程總價約1500萬元的事實不符,也與王兵在席平安處領取約1200多萬元的勞務款金額不符。其目的在于隱瞞王兵的實際承包總價和實際領款金額,從而隱瞞王兵在長坪公司領取312萬元用于支付勞務費的事實等。

3、存在騙取長坪公司312萬元勞務費的主觀意圖和客觀行為。

除了以上虛假事實外,王兵和席平安都知道長坪公司于2014年1月27日支付240萬元勞務費的事實等。而且,王兵在2017年10月25日和陳勇電話通話中也明確表示,長坪公司所付的勞務費,王兵也向席平安出具條子也入賬了,也作抵扣了的。但是,在科力公司訴長坪公司勞務合同糾紛一案中,王兵和席平安共同隱瞞此事實,否認長坪公司所付的312萬勞務費,目的在于通過訴訟騙取長坪公司312萬元勞務費。

被控告人袁明春與被控告人王兵是合伙人關系,不但合伙以科力公司名義承包機場苑D區二期一標段勞務工程,而且合伙以單價263元/㎡在科力公司處承包工程勞務,且共同直接向控告人領取借支勞務款,共同編造虛假事實,都涉嫌詐騙犯罪,故應與被控告人王兵一起對控告人承擔共同的刑事責任。
    
被控告人席平安與被控告人王兵、被控告人袁明春等是合伙人關系,合伙掛靠科力公司,以科力公司名義承包機場苑D區二期一標段勞務工程,雖然以科力公司名義起訴,但實際受益人是王兵、袁明春和席平安。其次,席平安知道并同意被控告人王兵和被控告人袁明春在控告人處領取312萬元勞務費的事實行為,但是,被控告人席平安還是與被控告人王兵、被控告人袁明春串通一起,虛構事實,以科力公司名義起訴控告人來騙取312萬元勞務費,應當與被控告人王兵、被控告人袁明春列為詐騙共同犯。

綜上,王兵、袁明春合伙在長坪公司直接借支領取款項312萬元(不含其班組領取的35.2萬元),用來支付工程勞務費,事實確鑿,但在科力公司訴長坪公司勞務合同糾紛一案中卻虛構事實,否認資金用于支付勞務費。王兵、袁明春現在沒有能力也不愿意償還所借支領取款項,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觀故意和客觀行為。根據《刑法》第266條的規定,被控告人王兵、袁明春、席平安涉嫌詐騙犯罪,故依法應當以詐騙罪追究被控告人王兵、袁明春、席平安的刑事責任。
    
私企女老板操縱司法,幕后魑魅魍魎多

讓人匪夷所思的是,本案中出現了一系列違背常理的情況,比如:統一法院同類案件判決結果迥然不同;法官選擇性失明,原告重慶長坪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的鐵證視而不見;被告王兵等法庭宣而不到場;建筑勞務糾紛不經相關職能部門認定,法院單方面判“罰款”……

然而,為什么會出現如此奇怪的現象呢?不知是對方有意“安排”或是真的“好心人”曾經多次提醒舉報人:“你就認栽吧?別再到處生事,找不痛快!否則,你會遭得更慘!”

還有人明確警告舉報人:四川科力勞務開發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謝薇的背景深厚,靠山強大——其父親謝紅春曾在遂寧財貿公司任職,現為科力集團負責人,下轄包括四川科力建設有限公司、四川科力勞務開發有限公司等多家企業,在遂寧市政、商兩屆手眼通天,黑白通吃。其丈夫袁某現在遂寧政法部門任要職,多位政府和政法腐敗官員為其撐起保護傘。其實,只是舉報人不知他們是騙子世家。然而,舉報人始終堅信,在習主席依法治國的當今時代,不法、不公一定只是個別腐敗分子制造的個別亂象,追求公平、正義定會是大多數人的愿望。對此,舉報人始終堅信!堅信上級領導一定會堅持正義,秉公執法,對貪腐零容忍!在此,特請求上級領導秉公徹查,糾正地方法院個別腐敗份子為了一已私利而徇私做出的枉法判決,保護國家項目資金,保護守法企業和公民的合法權益,純潔司法隊伍,還遂寧一片凈土,還社會以公道!
 
本網將持續關注該事件。
責任編輯:莎莎

最火資訊

首頁 | 資訊 | 關注 | 頭條 | 財經 | 汽車 | 房產 | 圖片 | 視頻 | 全國

Copyright © 2008-2020 中國村莊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75號  中國村莊網版權所有|網站地圖|電腦版 | 移動版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ICP 經營許可證號:蜀B0-0000000890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新出網證(蜀)字 003號 聯系電話:156-5213-8868 郵箱:2121682858@qq.com

888集团电子平台-888集团登录网址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