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關注 頭條 財經 汽車 房產 圖片 視頻 全國

廣東

旗下欄目: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遼寧 吉林 上海 江蘇 浙江

[原創]內外勾結私吞7000萬補償款 福州魁岐村主任遭舉報

來源:新聞轉播 責任編輯:新聞眼 人氣: 發布時間:2017-07-25
摘要:村主任長期搞內外勾結、私吞村集體7000多萬拆遷補償款;同時還涉嫌非法轉讓土地、虛假訴訟等刑事犯罪。 近日,福建省福州市馬尾區魁岐村的村民,實名向紀檢、檢察等相關部門及媒體舉報該村委會主任林旭涉嫌違法違紀問題。 為騙拆遷款續簽租地合同 1991年3月1

 村主任長期搞內外勾結、私吞村集體7000多萬拆遷補償款;同時還涉嫌非法轉讓土地、虛假訴訟等刑事犯罪。”

 
    近日,福建省福州市馬尾區魁岐村的村民,實名向紀檢、檢察等相關部門及媒體舉報該村委會主任林旭涉嫌違法違紀問題。
    為騙拆遷款續簽租地合同
 
    1991年3月15日,魁歧村委會與福州融發倉儲公司(前身為福州市臺嶼綜合廠)簽訂《協議書》,將村委會旁面積為3040平米、以及福州制藥廠危害品倉庫旁(地名為“石湖里”)面積為1728平米、共計4768平米的集體土地租賃給融發公司使用,約定租賃時間為20年,月租金為每平米人民幣1元。
 
    1992年2月15日,村委會再與融發公司簽訂《有償使用土地協議》,將村委會東側南向一塊面積為3400平米的集體土地出租給融發公司使用,同樣約定租賃時間為20年,每平米土地的月租金為人民幣1元。
 
    協議簽訂后,融發公司在該地塊上建起了倉庫。
 
    上述兩份租賃合同約定的20年期限屆滿后,雙方未續簽租賃合同。但在2014年年底,當馬尾區政府對魁岐村土地進行摸底為征用作準備,且大家都知道政府要對此前融發公司租賃的地塊進行征地拆遷之時,以村主任林旭為代表的魁歧村委會,在未經村民代表大會同意的情況下,莫名其妙的于2014年12月25日再與融發公司續簽為期為20年的《有償使用土地協議延期補充條款協議書》,約定融發公司將上述土地租賃至2034年12月31日,其中每平米土地的月租金為人民幣2元。
 
    補充協議寫得非常簡短,其中最重要的約定是:“若遇國家建設拆遷,屬于乙方(融發公司)投資建設的廠房、配套房、道路等財產的拆遷賠償費及補償費等歸乙方所有。”
 
    很快,村委會續簽給融發公司的土地便進入了政府拆遷安置的程序內。政府對該地塊及地面物進行評估后,確定征地拆遷補償費共計8355.6萬多元。2016年年底,拆遷辦將5855.6萬多元補償款發放給了融發公司。在村委會主任林旭與融發公司的相互串通勾結下,僅留下2500萬元所謂的“有爭議”的補償費暫扣在拆遷辦。(房屋征收補償協議書編號:馬尾城建房屋征收工程處“SHKQ20151123-1、SHKQ20151123-2”)
    用訴訟手段掩蓋非法所得
 
    為用合法手段掩蓋非法所得,以達到瞞天過海侵吞村集體資產的目的,2016年12月9日,魁歧村委會裝模作樣地將融發公司告上馬尾區人民法院的法庭,要求法院判決該爭議的2500萬元全部歸村委會所有。
 
    在魁岐村委會提起訴訟的僅一個月后,雙方達成“2016閩0105民初1522號”號民事調解書:該“有爭議”的2500萬補償費,融發公司愿意給予魁岐村委會一次性874.47萬元,其余的1625.5萬多元補償費歸融發公司所有。
 
    就這樣,在林旭與融發公司的相互勾結下,本來屬于村集體所有的8355.6萬元的拆遷補償費,被融發公司拿走了7481萬多元,而村委會僅獲得874萬元,相當于應得補償費的10%。
 
    那么融發公司租賃魁岐村8000多平米的集體土地,在過去的20年又支付給村委會多少租金呢?其又是一個什么樣規模的公司呢?
 
    按其合同每平米土地月租金1元的約定,8000多平米土地每月向村委會支付租金8000多元,每年支付9.8萬元;20年下來,融發公司共計向村委會支付租金196萬元。
 
    然而,融發公司在僅支付租金不到200萬的情況下,居然套走了魁岐村7481萬元的拆遷征地補償費。而表演這起“蛇吞象”把戲的融發公司,其“財務數據”下的“公司實力等級”僅為“50萬元以下”,“納稅區間”也僅為“1萬以下”。2015年3月17日,該公司還因違反納稅申報和征收管理規定,被稅務機關作出“榕鼓地稅簡罰[2015]115號”稅務處罰決定書。
 
    20年交納租金不超過200萬,結果卻得到了7400多萬元的拆遷補償費,融發公司這筆匪夷所思的“買賣”,相信連傻瓜都能看出其中的貓膩來。
    民企違法辦走村集體土地證
 
    當然,融發公司在拿走這7400多萬的拆遷補ylwcom.com償費時,包括村委會林旭主任在內都是緊張的。如果不心虛,他們也不會干出自相矛盾的事來。
 
    原來,早在1999年11月2日,魁岐村的上述集體土使用權證就被融發公司給辦走了。資料表明,該由“福州市土地管理局”頒發的“榕集建(1999)字第00016B號”《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載明的用地面積為9315.3平米、其中建筑占地7412平米,用途為“倉庫”,土地取得方式為“撥用”。
 
    村民針對這個問題向相關部門反映,福州市國土資源局(前身為福州市土地管理局)回復稱:融發公司于1998年向土地局申辦集體建設用地使用權登記,辦理時魁岐村出具了相關集體建設用地土地補償到位、及同意辦理集體建設用地使用權登記的相關證明,土地局依此辦理了經濟用地建設使用權登記,登記面積為9315.3平米,土地權屬仍為集體所有性質。
 
    這個《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有點意思,其寫明的土地取得方式為“撥用”(從未見過的新名詞),而按當時適用的1998年8月29日修訂通過、自1999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十條規定:“農民集體所有的土地依法屬于村農民集體所有的,由村集體經濟組織或者村民委員會經營、管理。”
 
    集體建設用地,又叫鄉(鎮)村建設用地或農村集體土地建設用地,是指鄉(鎮)村集體經濟組織和農村個人投資或集資,進行各項非農業建設所使用的土地。而這個融發公司,不管其前法人代表陳愛珠,還是現任法人兼大股東陳強,甚至持股的陳武、陳琴、陳肖所有股東,他們均不是魁岐本村人。然而,這個既不是魁岐村農民集體所有,也不是由村集體經濟組織或村委會進行投資經營管理的民企,又憑什么能“撥用”到村集體9000多平米的土地、且還辦走了土地使用權證呢?
 
    按法律規定,取得國有土地使用權的方式有:出讓、租賃和劃撥。取得集體土地使用權只有“劃撥”一種,且必須是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因此,融發公司受“撥用”拿到魁岐村的集體土地使用權證,也是他們內外勾結、串通造假欺騙土地主管部門而得來的。
 
    話說回來,既然融發公司早在1999年就持有該土地的使用權證,且在辦證時魁岐村就出具了相關集體建設用地土地補償到位的證明,那它就是獲得拆遷征地補償的唯一合法主體,拆遷辦只能與其簽訂拆遷補償合同。因此,它無需在取得土地權證15年后的2014年12月,再與魁岐村委會續簽土地租賃合同。
 
    也就是說,融發公司在支付了魁岐村土地補償費、且持有土地使用權證的情況下,仍與村委會續簽重復的土地租賃合同,這簡直就是多此一舉,哪有自己使用自己的東西,還要向別人支付租金的事情?
 
    融發公司與魁岐村委會的這個舉動,只能說明他們心里有鬼,連那個《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都是非法的,村民們從未聽說過融發公司曾向村委會支付過任何土地補償費,這在村財公示當中也從未出現過,完全是在公然造假。
 
    土地法第十五條規定:“農民集體所有的土地由本集體經濟組織以外的單位或者個人承包經營的,必須經村民會議三分之二以上成員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并報鄉(鎮)人民政府批準。”連承包集體土地都有如此嚴格的規定,何況融發公司還辦走了集體土地使用權證?
 
    另外,融發公司續租魁岐村土地20年,村委會在簽約前并沒有召開村民或村民代表會議,更沒有報當地的馬尾鎮人民政府批準。
    村民認為,融發公司與魁岐村委會林旭主任串通一氣,共同侵吞村集體7400多萬元的拆遷補償費,嚴重侵害了廣大村民的合法權益,應以貪污或詐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同時,他們聯合造假向土地局騙取集體建設用土使用權證,已涉嫌非法轉讓土地犯罪;除此之外,他們還串通用訴訟程序作掩護,以調解方式讓融發公司再多分1600多萬元的拆遷補償費,繼續損害集體利益,該行為符合虛假訴訟罪的相關構成要件,馬尾區人民法院應將該案移送公安機關偵查,依法追究其虛假訴訟的刑事責任。
 
    以上內容,魁岐廣大村民曾多次向馬尾區紀檢、區檢察院進行舉報,但至仍得不到有效查處。因此,希望上級相關部門和領導能對此加以重視,依法追究村主任林旭和融發公司的法律責任,維護廣大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
 
    關于該舉報事件的處理情況,媒體將進一步關注!(作者:齊凜然)
文章來源:http://www.hizforum.com/tiyu/34648.html
責任編輯:新聞眼

最火資訊

首頁 | 資訊 | 關注 | 頭條 | 財經 | 汽車 | 房產 | 圖片 | 視頻 | 全國

Copyright © 2008-2020 中國村莊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75號  中國村莊網版權所有|網站地圖|電腦版 | 移動版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ICP 經營許可證號:蜀B0-0000000890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新出網證(蜀)字 003號 聯系電話:156-5213-8868 郵箱:2121682858@qq.com

888集团电子平台-888集团登录网址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