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關注 頭條 財經 汽車 房產 圖片 視頻 全國

社會

旗下欄目: 社會 輿情 平安 法治

致許昌市胡五岳書記:一封血淚斑斑的舉報信

來源:網絡 責任編輯:人民新聞網 人氣: 發布時間:2019-03-07
摘要:尊敬的胡書記: 當我們這群人站出來維護公平正義的時候,每個人的心此時已經在滴血了。來自社會的溫暖,對于我們來說,已經很遲了。不過,我們相信,黨和政府不會忘記我們,相信李會兵(鄢陵縣馬欄鎮議臺村支部書記)、鄭二虎(鄢陵縣馬欄鎮崗口村支部書記)
尊敬的胡書記:
當我們這群人站出來維護公平正義的時候,每個人的心此時已經在滴血了。來自社會的溫暖,對于我們來說,已經很遲了。不過,我們相信,黨和政府不會忘記我們,相信李會兵(鄢陵縣馬欄鎮議臺村支部書記)、鄭二虎(鄢陵縣馬欄鎮崗口村支部書記)、鄭三豹、鄭軍鋒、唐君偉(綽號唐毛,鄢陵縣大馬鄉武裝部部長)黑惡勢力團伙將早日得到應有的懲罰。以下是一封實名舉報信,來自于多人。每個人都有一本血淚賬。每本賬都昭示著黑惡勢力,村霸勢力的累累罪行。

聚眾哄搶公私財物直至完全侵占:億元市值公司的隕落
我叫鄭高峰,身份證號碼411024197512090733,河南省鄢陵縣馬欄鎮崗口村人。2006年8月在馬欄鎮議臺村村東路南,成立同發紡織有限公司。主要經營棉紗、棉短絨的加工、銷售,皮棉的購銷等。經過數年的發展,到2013年,公司市值已過億。僅公司相關設備價值就超數千萬元。而不幸的是,一場突然而至的聚眾哄搶,便把一切化為了灰燼,也把我從此送進了暗無天日的地獄。
我只是與鄭二虎、李會兵、鄭軍鋒、唐君偉等人有債務糾紛,而他們卻在2014年9月15日,帶著一伙社會閑散人員手持鋼管對我的同發公司實施了非法的打砸搶,他們砸壞了正在運行的機器設備,叫囂著“想活命滾出去,不想活的留下”,這些人窮兇極惡,氣焰囂張,張牙舞爪,工人們被這突如其來的陣勢嚇的目瞪口呆,驚慌失措,就這樣強行趕走了工人及我的家人,并且鎖上公司大門。一個正常生產的公司瞬間面目全非,慘目忍睹。他們這伙人兩次分別搶走了我辦公用的轎車兩部,價值幾十萬元,至今不曾歸還。后來鄭二虎、李會兵又安排十幾人對我(鄭高峰)的公司通過堵門鎖門的非法方式,既不讓人出入也不允許公司生產,導致公司停產一年多,嚴重影響了公司的正常經營。
給我的公司帶來毀滅性打擊的是2015年10月14日開始長達二十天的哄搶行動,鄭三豹糾集現任崗口村支部書記鄭二虎(鄭三豹之兄)、鄭書祥(鄭二虎和鄭三豹之父)、馬旭、王軍濤、王金立、裴躍軍等30余人(部分參與人員詳見名單)仍以債務糾紛為名,強行闖入我的公司,把我的公司洗劫一空,其中包括(保險柜中的財務賬目、票據以及少量現金),還有重要的機器設備(清花機1套、梳棉機12臺、并條機4臺、粗紗機2臺、細紗機20臺、絡筒機4臺、自動絡筒機1臺、除塵機1套、大型高端空壓機,工業用大型空調系統,鐵膠管道及通風設備1套、變壓器及車間所有線路配件2臺、純紅木家具沙發8套)、財務辦公室所有辦公設備及其附屬物品、還有工廠院內所有的名貴花木。據詳細統計,被哄搶財物價值高達3000余萬元(所搶物品詳見附表)。

直至目前,我的公司仍被他們強行霸占。據調查,現在被他們租出去搞非法的砂石廠。

強搶強賣:黃運枝飽受欺凌

我叫黃運枝,男,身份證號碼411024197601120738,河南省鄢陵縣馬欄鎮議臺村人。2013年起,經鄭二虎牽線,我多次從李會兵、鄭軍鋒處借高利貸用于企業資金周轉。當時約定利息為月息四分。而讓我萬萬想不到的是,李會兵等人為了催逼債務,什么事都敢做。他們的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干預企業正常運轉,威脅逼迫,強搶強賣,手段惡劣,蠻橫霸道,給我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
2015年3月27日,李會兵、鄭二虎、鄭軍鋒、唐君偉等人從我的鄢陵縣棲鷺源棉業有限公司強行拉走了棉花91.45噸(當時市價每噸13000元),他們以10800元/噸給我抵賬,造成經濟損失20萬元;2015年7月強行分幾次拉走棉短絨共計479噸(當時市價每噸1900元),他們以1650/噸給我抵賬,造成經濟損失11.9萬元;2015年底又強行分兩次拉走二道絨共計187噸(當時市價每噸3600元),他們以3200/噸給我抵賬,造成經濟損失7.48萬元,累計造成經濟損失達39.38萬余元。
2015年6月,李會兵、鄭二虎、鄭軍鋒、唐君偉等人以對我控制下的鄢陵運發商貿有限公司存貨棉短絨進行深加工為由,要求我將900余噸(按當時市價每噸4000元)總價值人民幣360萬貨物運往河南三門峽市指定的加工廠。貨物運到三門峽市后,并沒有組織加工,我這時才知道是被李會兵、鄭二虎、鄭軍鋒、唐君偉等人給欺騙了。迫不得已,我不得不自己找客戶將貨物處理變現抵債。但是貨物被李會兵、鄭二虎、鄭軍鋒、唐君偉等人控制,我聯系的客戶去查看貨物時,被他們攔下,不讓看,導致交易失敗。后來,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李會兵等人把貨物處理了,未告知貨物賣給誰了賣了多少錢,最后通知我按2500元/噸價格抵債,較市場價格虧損135余萬元,加上10多萬元的運費,直接造成經濟損失145萬元。
2015年 5月,李會兵、鄭二虎、鄭軍鋒、唐君偉等人得知王勇亮欠我借款未還,于是李會兵、鄭二虎、鄭軍鋒、唐君偉等人就闖進鄢陵縣永亮棉業有限公司(王勇亮的公司)倉庫內,強行拉走了價值220多萬元的棉短絨。這還不算,又侵占位于鄢陵縣城康橋半島東門王勇亮名下的飯店(皇記皇飯店),當時飯店投資約140多萬元,營業不到一年,他們強行用此資產以60萬元抵我的債務。
河南棲鷺源園林綠化工程有限公司是我的名貴花木基地。這也難逃被李會兵、鄭二虎、鄭軍鋒、唐君偉等人破壞的厄運。在2015年4月,李會兵、鄭二虎、鄭軍鋒、唐君偉等人強行霸占了園林公司,糾集了一伙社會閑雜人員在此看守,最后指派孫賴孩留守。在此期間,強行阻止我園林公司的員工對這些名貴花木進行澆水、施肥、病蟲害防治等管理,結果導致五角楓、大葉女貞、欒樹、木瓜、百日紅、柳樹等名貴花木干旱或病死。據事后統計,僅五角楓一種花木就死了1000多株。李會兵、鄭二虎、鄭軍鋒、唐君偉等人還肆意盜賣大葉女貞170株(直徑14公分,市面價值1200元),初步預估價值21萬元,可是李會兵聲稱只挖走了60株(價值4.2萬元),最后以4.2萬元抵黃運枝債務。園林公司后面的18株柳樹(直徑20公分,價值2萬余元),需要移植用來綠化廠區,可是在李會兵、鄭二虎等人的威脅下又種回了原地,且不讓我再對此進行管理,眼睜睜地看著這18株柳樹慢慢死去。此后近3年的時間里,園林處于無人管理狀態,野草蔓延,造成不低于300余萬元的經濟損失。
2016年11月8日,李會兵、鄭二虎、鄭軍鋒、唐君偉等人故技重施,以催帳為由多次威脅,我迫不得已把鄢陵運發商貿有限公司近千噸棉短絨(總價值約260萬元)拉到了李會兵等人指定的鄢陵縣城南環路宏凱家電倉庫內,最后以每噸低于市價200元的價格賣出847噸,造成經濟損失約16.9萬元。不僅如此,李會兵、鄭二虎、鄭軍鋒、唐君偉等人又把剩下的150多噸進口絨和二道絨(當時市場價為4000/噸,總價值60萬元)也據為己有,但并沒有抵我的債務。我之前租用鄭軍鋒廠里的場地,后來留存的棉短絨有110多噸(市場價為1800元/噸),價值19.8萬元,也被他們占為己有,且未抵我的債務,造成直接經濟損失96.8萬元。
鄢陵縣運發商貿有限公司與鄢陵豪首科技有限公司簽有廠房租賃協議,租賃面積2000平米,租賃協議約定每年50萬元。李會兵、鄭二虎、鄭軍鋒、唐君偉等人得知后,脅迫我將廠經營權轉讓給李會兵。我不同意,李會兵多次帶人到廠里鬧事和鎖門,我被逼無奈把廠的經營權轉讓給李會兵,之后李會兵直接從鄢陵豪首科技有限公司強行收取2014年、2015年、2016年三年的租金共140萬元,2017年李會兵擅自做主改變租金20萬元/年。四年下來,李會兵累計強行收取鄢陵豪首科技有限公司160萬元,可是李會兵等人只其中70萬元沖抵我的債務,其余90萬元據為已有。
2018年3月17日,我在李會兵、鄭二虎、鄭軍鋒、唐君偉等人脅迫下,商談如何償還509萬的利息款,李會兵等人威脅我把位于鄢陵縣馬欄鎮議臺村北地市值1200多萬元的廠區和園林做抵賬,如果不同意的話,再把509萬元算一年的利息(如果按月息2分計算),這樣下來我又增加100多萬的債務,最終我被逼無奈將廠區給了李會兵等人,在此基礎上他們才同意歸還河南棲鷺源園林綠化工程有限公司所有權。

截至目前,該廠區仍然被李會兵等人霸占。最終造成了我一千多萬元的直接經濟損失。

強迫交易:評估720萬的房產被迫抵債300萬

我叫陳建功(身份證號碼41102419551202071X),1955年12月2日出生,河南省鄢陵縣馬欄鎮議臺村人,任原議臺村黨支部書記、省勞模、省工會代表,省優秀黨員,市黨代表,市工會委員,縣人大代表,鄢陵縣紀檢監督員。
2013年,我兒子陳永兵急需用錢,便從李會兵處借款150萬元,當時約定月息4分,每月還利息6萬元。從此,我家的厄運就來了。李會兵、鄭二虎、唐君偉等人為了催債,指使一幫子陌生人長期住在我們家中。而且安排多人前后跟著我。即使我因工作外出開會,他們也要跟著。這種暴力行徑逼得我幾近發瘋。我數次都想輕生。
2014年下半年,李會兵、鄭二虎、唐君偉等人得知韓小營欠我有借款,就強行逼迫我去韓小營處要回欠款。當時韓小營因病已經去世,我找到韓小營的愛人來協商此事。最后韓小營的愛人決定,將韓小營名下的位于鄢陵縣翠薇路房產(總共8間,共6層,當時價值約700多萬元)給我應急。我當時決定聘請正規的不動產評估機構,對該房產進行精確評估,并以所得價款來結算與韓小營的借貸關系。而就在這個時候,李會兵、鄭二虎、唐君偉等人卻逼迫我說,只能按300萬元作價給他們,如果不同意,逼著我立馬拿出150萬現金還債了事,如若不然,讓我看著辦。我想想他們的丑惡嘴臉,想想他們的陰狠手段,幾度落淚。實在沒有辦法呀,我只好同意了他們的過份要求。

價值700多萬的房產,就這樣被他們強迫交易。凡事都要公平,而他們的公平在哪里?他們依仗一幫打手,到處高利放貸,強買強賣,以催債為名,搶奪霸占私人財產,惡事做盡。如此毒瘤,何時才能清除呀?

非法拘禁:因50萬債務,我失去了自由

我叫陳永剛,身份證號碼411024197606260836,河南省鄢陵縣馬欄鎮議臺村人。2014年,經鄭二虎牽頭,我從李會兵處借款60萬元。月息3.6分。而到了第三個月,我還了十萬元之后,李會兵卻說,利息須漲到月息4分。就這樣,每月付息兩萬,持續了有一年多,我再也承受不住了。本指望通過借款來緩解危機,沒想到高利的盤剝不但沒有使自己從危機中走出來,反而使自己越陷越深。
2015年5月的一天,李會兵、鄭二虎、鄭軍鋒、還有一個叫唐君偉等四人指使另外四個陌生人(其中印象最深的就有一個“黑高個”)來我家中(時間是吃過早飯后,大概8、9點的樣子)強迫我去償還本息。我請求緩幾天。李會兵等四人根本不去理會,強行把我帶到了鄢陵縣城康橋小區東門李會兵、鄭二虎、鄭軍鋒辦公地方(他們說的是‘喝茶的地方’),這時已經到了晚上7、8點了,我說:“太晚了,我要去吃飯,一會再回來”,其中的“黑高個”怒指我說“哪也不許去,就在這邊吃。”我心里害怕,既不敢動,也不敢吃他們的飯。這樣持續到10多點,我要去衛生間,他們的人一直都跟著我,并說是老板安排的,就這一樣一直持續到次日7點多,我嚇得一夜沒敢合眼。當時鄭二虎、李會兵、鄭軍鋒、唐君偉等人來到辦公地點,對我說,不還錢就去廠房拉貨物抵債,我想和他們協商解釋,旁邊的“黑高個”不讓我講話,并用手指著我,威脅說:“再講話就搧你”,我就再也不敢說什么了。最后鄭二虎、李會兵、鄭軍鋒、唐君偉等人,派出2輛卡車(9.6米長),并糾集6、7人到我公司強拉貨物抵債。這時,時間已經臨近中午,我被他們控制超過24小時。在強行拉貨的過程中,我父母站在廠門躺在車輪下以死相抗才保住了貨物沒被強行搶走。


尊敬的胡書記,樁樁案件,事事飽含血淚。還需您們早日高舉正義的利劍,除惡揚善。這里還有好多人在等著。陳永賓、黃旺枝因替人擔保向他們借款,家中僅有的一套住房也被他們采用各種黑惡手段強占并強行霸占;還有被這伙黑惡勢力欺負凌辱而不敢具名的多家民營企業,他們的廠子也被黑惡勢力強行霸占已數年之久。
尊敬的胡書記,某些執法機關我們已不敢相信,因為保護傘的緣故。我們僅相信您,相信您領導下的紀檢監察。但愿我們的相信會有結果。
 
此致!

                                                                                                                                                                                                      鄭高峰,陳建功,黃運枝,黃旺枝,陳永剛,陳永賓,陳哲鋒
                                                                                                                                                                                                                                                                                       2019年3月6號
責任編輯:人民新聞網

最火資訊

首頁 | 資訊 | 關注 | 頭條 | 財經 | 汽車 | 房產 | 圖片 | 視頻 | 全國

Copyright © 2008-2020 中國村莊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75號  中國村莊網版權所有|網站地圖|電腦版 | 移動版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ICP 經營許可證號:蜀B0-0000000890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新出網證(蜀)字 003號 聯系電話:156-5213-8868 郵箱:2121682858@qq.com

888集团电子平台-888集团登录网址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