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關注 頭條 財經 汽車 房產 圖片 視頻 全國

輿情

旗下欄目: 社會 輿情 平安 法治

書畫名家周鵬飛為全國政協會議大廳創作巨幅毛澤東詩詞

來源:中國村莊網 責任編輯:佚名 人氣: 發布時間:2019-03-17
摘要:本網訊 (特約記者 田宏霞)在兩會召開之際,聽聞當代中國書畫名家周鵬飛先生應邀為全國政協會議大廳創作巨幅毛澤東詩詞現已裝裱落成迎觀,欣喜之余對他作了簡短的采訪。 全國政協禮堂大廳周鵬飛毛體書法 周鵬飛先生講:在中國繪畫史上,自宋元以降,提出書畫

本網訊 (特約記者 田宏霞)在兩會召開之際,聽聞當代中國書畫名家周鵬飛先生應邀為全國政協會議大廳創作巨幅毛澤東詩詞現已裝裱落成迎觀,欣喜之余對他作了簡短的采訪。

全國政協禮堂大廳周鵬飛毛體書法

周鵬飛先生講:“在中國繪畫史上,自宋元以降,提出"書畫同源”“以書入畫”的蘇黃米等恭導力行,最終成就了文人畫的高峰。在我看來,毛主席的書法是“以詩入書”的典范,他的書法及詩詞的律動,就是中國革命史的節奏和階段性總結。但其筆勢終而貫之的健猛雄達之象,其跌宕起伏、縱橫恣肆的精神面貌,終無所變,在他的近一個世紀的生卒年里,他揮一下手、整個地球都會以中國作為政治輔射力的元點、而全球各大政治板塊都會在顫變中歸位,他字里行間充滿天馬行空的浪漫主義詩意,但又不乏婉約之韻,更不失文質彬秀的靈君風度。”

“我常把太白的酒氣解化成詩意縱橫和超邁。總想以筆勢重挽大唐雄民的冠霸氣業。那繡口一開。豪吐茂華絲路、西市騰酒浪凱的盛范。漢武大帝那搏吞日月的意象在胸中蒸煮。讀太白的詩,有天脈私垂的氣象格局,這種奔涌的激情非格律所能局限,故太白句,不像杜甫那樣謹嚴精準,其寧失律而不破元氣的一聲詩興的助嘆,黃河之水便傾天直瀉而來,如將之帥令,其來勢不可阻,其去勢不可追,主席的筆意概是如此,筆由情生,情由境出,手應心,心游萬物,如大江東去蕩滌凡塵。我就要感悟這種氣勢格局,身體若臨岱披麾,坐觀劉季帝呼風裂宇的不世氣概。在千年的歷史長河中、這股九淵陸沉的人間正氣、在乾府中積化為罡風,用歷史觀的選擇,再一次掃盡中華大地的歷史滓毒,中華文明再次沐火重生。毛主席更善于古為今用,比如 “我欲因之夢寥廓”、“安得倚天抽寶劍”、“可上九天攬月”,都是借用了李白詩中的意象,卻能化而出新,格局境界更上層樓。”

“我幾乎能熟誦李白和主席所有的詩篇,尤其在書寫毛體的時候,常常感覺一種不可遏制的來自天心地脈的氣浪,貫入筆勢,把我的詩心和激情延之筆端。恰如天漢分源界抵柱中流的巨石。很多評論家都認為我的毛體了書法自由爽利,多肥潤雍爽、但我所求所要的溫文而覇的毛體新趣,也正是毛體能評非遺項目的核心,有創意并向前發展的毛體適合這個時代的審美的主旨。故主席的女兒李訥見到我書法時,也評價我的書法獨得毛主席書法的英氣!但多了雍容雄穆的貴氣,她也巨贊臧老評的帖切、到位。李白曾在《行路難》中感嘆,“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回想我的書法之路,自從蒙童開始跟祖父學書,到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在北大求學,再到在中國畫研究院美術館舉辦首次個展。后上海美術館、深圳美術館、軍事博物館等大型活動。特別是北京首展并首次提出毛體書法的概念……這個概念、從此在中國書法史上留下了一個由我成就的辭條"毛體"但其間的艱難困苦、曲折跋涉雖不足為外人道,但玉汝其成,在這條路上每每到了關鍵節點,我總有幸得到諸位朋友、名家、大家的細心指導,這令我今生沒齒難忘”。

“臧克家被稱為“世紀詩人”,山東諸城人,和我算是標準的山東老鄉。1988年,我以不到20歲的懵懂年紀莽莽撞撞地就進了臧老的家門,兩個山東老鄉談天文地理、風土人情等聊了一個上午之后,臨近告別,臧老問我是干什么工作的,我說在學主席書法。臧老在驚訝之余,仔細看了我的習作,大為欣賞,于是兩個山東老鄉又古往今來地聊了一個下午。臧老對年輕人的提攜不遺余力,他對我說,你從事藝術及毛體書法,在我臧克家身上要學到“激情”二字。后來,隨著與臧老的交往愈加深入,我越認識到這句提點的份量,臧老身上有山東人的淳樸、真誠,地域文化的影響造就了詩人的激越和昂揚,談到詩、談到書法、談到主席的藝術,臧老的激情每每蓬勃而發,他說要“用生命換詩”要“用詩來照亮黑暗”。臧老出身詩書世家,又是近代著名詩人聞一多的高足,早在上個世紀40年代,就有名作《老馬》《難民》等詩作享譽詩壇。建國后,臧老是《詩刊》的首任主編,并得到主席的親自接見,他對主席的詩作有極高的見解,并得到主席的極高評價。臧老對于律詩有很深造詣,對于新詩也有自己獨特的見解,他認為,寫詩的格局要大,立意要高,更要在詩中鑒事,博綱納領,詩人,不是陶醉于小圈子的淺唱低吟,抒發個人的小調情調,偶一為之可以。但這樣的詩不可做為時代的主體。距生活太遠,也離時代太遠。所有的這些對詩的獨特見解,都深深的影響到我后來的藝術道路,實際上,臧老是我學書學詩路上的第一位導師,他奠定了我藝術審美中最重要的兩個特質,“激情”與“格局”。并把詩心與老一代革命家與我的自性做了最合時宜的稼接、延而至毛體書法、才有了毛體書法的承載民心的內質與外在的決岸必勝的曠逸。”

“一個18歲的年輕人,得到詩壇與文壇名宿的精心教誨與鼎力扶持,我到現在想起來,講起來,都不勝唏噓,想象不到這個年輕人何德何能才有如此造化。而這還遠遠不是我和臧老交往的全部。隨著與臧老越來越熟,臧老也意識到了我的問題,為了提升我的藝術視野和知識結構,又先后引薦我去拜訪了著名的書法家沈鵬先生與詩人艾青。這次,我積學為備,不再象先前結識臧老那般得懵懂和莽撞,在拜訪之前,我已經熟讀了艾老的重要詩篇,并專門帶了一本《艾青詩選》和一幅臨摹的毛體書法。或許是那個年代的學人都對年輕人有一種愛其才的真誠,艾老對我的書法給予了極大的關注和極高的評價,并認真地和我探討了主席書法的藝術精髓,自此,我得以經常性地游走在臧老和艾老兩家之間,耳提面命地接受兩位大詩人的批評教誨。艾老的詩歌意象豐富,感情充沛,在大量意象的排比韻律之中,注重意境與造境,并把主席矛盾論的理解方法運用到他的詩中,所以、他的詩充滿辨證的哲思和境物的空間感。這也是我藝術審美中重要品質的來源之一。”

“魯迅先生曾經說過,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當以同懷視之。我不敢把臧老、艾老比作知己,但能夠有兩位老先生、老前輩把我當成小朋友,并樂此不彼地的把他們所畢生博悟的文心,雕龍飾物的為我直語觀瞻,加以爺護孫般韻敦敦教誨,是足令我受用一生了。也是祖上光德。1991年我才20出頭,北京大學要辦一個名家書法研究班,全國招生,名家授課,在臧克家和艾青的鼎力推薦下,在當時北大校長吳樹青先生的破格特許下,我成了班里最小的學生,也得以認識了足以影響我藝術之路上的第三個導師---藍玉崧先生。在北大期間,我年齡最小也最懵懂,班上名師云集,在各位名師的悉心指點,我在文史哲方面似乎開了天眼,知識結構的框架和自身特質在名師的督目下,鋪軌結勢,組合成我自己的承載萬有的局勢,是我之大幸,也是我毛體書法的直吮地脈的根原.”

“閑暇時,我就泡在圖書館,一方面,努力惡補文史哲知識,一方面,心靈神游物外,從各種回憶材料里,追尋當年在這個圖書館努力工作的充滿了激情而有些靦腆的青年毛澤東。藍玉崧先生當時也是我的重要導師之一。藍先生是音樂界的泰山北斗,以一己之力構建了中國音樂史學,其《中國古代音樂發展概述》以其高屋建瓴的美學思想,海納百川的博學精神,開放的藝術思維,對傳統以及現代音樂前瞻性的品鑒,深深影響了幾代民樂人。但每次我去拜訪藍先生,都從來不談書法,而是談音樂,談韻律、談節奏,談二胡上面每個音節的起與止,談音節細部處理與,藝術上的“盡精微、致廣大……現在想來,我草書中的韻律和節奏,對毛體書寫中的不經意細節的嚴謹,都來自于藍先生關于音樂的不經意的談話之中。”

“在北大書法班結業之后,我的毛體書法在圈子里已經有了一些小名氣。在艾青、臧克家兩位老前輩的鼓勵下,在毛岸青、邵華同志的支持下,我在剛剛成立的中國畫研究院美術館舉辦了自己的第一個個展,也是全國第一個毛體書法展。臧老在看完展覽后,欣然題詞:“摹毛體而形似,而近乎神似者,我所見、僅只鵬飛同志一人。”臧老在建國后,多次與主席探討詩與書的藝術,主席亦屢屢有書信往還,直稱“克家同志”,臧老對主席的詩書藝術有深刻而獨到的見解,曾有為主席改詩的佳話廣為流傳。我拿到臧老這個評語,真是誠惶誠恐,我永遠記著臧老的對我教誨:“學習主席書法,不僅學其書,還要讀其詩,懂其詩,知其詩,知其博。"繼承之外、還有學識、其至要則是張自性,或者這才是一個真正學者、真正藝術家的真知灼見,這足夠我學習一生,銘記一生,奮斗一生。為今天的中華民族的文化的全面復興、用我新毛體書法的承載愿力,去影響和覆蓋影響世界的人和物”。

周鵬飛簡介:周鵬飛,毛體書法非物質文化遺產唯一繼承人,1970年3月生。1991年入北京大學書法班學習。1996年至今,在北京總參謀部工作,同時潛心書法和中國畫創作,并開始了對古書畫的收藏研究工作。

1970年3月出生于山東青島萊西市一個書香世家。

1986年初中畢業后,自學書法,受祖父影響,行書學習何紹基,本性所遣,草書學習祝枝山。

1986年始至1990年,在青島自學書法,并在諸多壓力下,開始確定以毛體為學習突破口。

1991年入北京大學書法班學習,得見當代諸名家,文史哲等方面知識得以豐富,促使書藝大進。得到詩人艾青.臧克家及毛澤東主席親人毛岸青、邵華等人的支持,10月16日成功在北京巾中國書研究院舉辦第—個毛體書展,首獲成功。使中國書法界對毛澤東的書體有了一個新的認識。臧克家題詞曰:摹毛體而形似,而近乎神似者,我所見,僅只鵬飛同志一人。

1991年11月經李德生及遲浩田將軍推薦入伍。

1992年應家鄉萊西之邀回故鄉舉行書法匯報展。

1993年5月1日在青島博物館舉行書法展。

1993年8月1日在上海美術館舉行書法展,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吳邦國同志及夏征農、胡立教等老領導都給予極大支持。第一本專集《周鵬飛書毛澤東主席書體作品集》同時舉行首發式。

1993年12月26日,在山東省美術館舉行書法展,同日適逢毛澤東主席誕辰100周年紀念日,中央電視臺“東方之子”欄目以專題報道。

1994年3月,經中央有關部門批準用毛澤東書體為陜北根據地創始人之一、革命家謝子長補書碑文(毛澤東原作已失,碑亦被胡宗南破壞),并直接落毛澤東書款。

1996年至今,在北京總參謀部工作,同時潛心書法和中國畫創作,并開始了對古書畫的收藏研究工作。愛古入髓,貧無立錐,但仍“古心浩蕩”。

感謝周鵬飛先生接受采訪,讓喜愛毛澤東主席詩詞的朋友們、書法愛好者、收藏家對毛體書法有了更深層次了解,同時欣賞到毛體書法的魅力。深深感謝周先生為傳承發揚毛體書法所做出的杰出貢獻。

責任編輯:佚名

最火資訊

首頁 | 資訊 | 關注 | 頭條 | 財經 | 汽車 | 房產 | 圖片 | 視頻 | 全國

Copyright © 2008-2020 中國村莊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75號  中國村莊網版權所有|網站地圖|電腦版 | 移動版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ICP 經營許可證號:蜀B0-0000000890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新出網證(蜀)字 003號 聯系電話:156-5213-8868 郵箱:2121682858@qq.com

888集团电子平台-888集团登录网址手机版